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给我一个黄色网站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15 17:44:52

给我一个黄色网站

········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········“不是我,你相信我。”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,大雨瓢泼的下

········第一章 送她进监狱········“不是我,你相信我

”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,大雨瓢泼的下,车窗被雨打湿,花了的车窗,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

简童颤抖的身子,站在车外,隔着车窗,大声的喊:“沈修瑾!你至少听一听!”车门突然打开,简童来不及高兴,一股大力,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,她栽在他的身上,干爽的白衬衫,瞬间湿了大片

“沈修瑾,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,不是我安排的……”简童刚说,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,头顶上传来他特有的磁沉嗓音:“你,就这么喜欢我吗?”清冷的嗓音,带着一点点清淡的烟草味——他的味道

“什么?”简童有些蒙了,她喜欢他,全世界都知道,他现在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?男人捏着简童的下巴,另一只手臂,修长有力,朝着她伸过去,指腹温柔的落到她被雨打得湿冷的脸颊,简童被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溺毙了,迷失了,她似乎已经听到下一句,这个男人问她“冷不冷”

男人突然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冷冷的说道:“简童,你就这么喜欢我吗?喜欢到不惜害死薇茗?”一股凉意,从心底涌出,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

简童瞬间清醒,不禁微微苦笑……她就说,这个男人的温柔怎么会给她

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温柔,不过是撒旦的微笑而已

“我没有存心害死薇茗……”她想为自己解释

“对,你没有存心害死薇茗,你就是花钱买通了几个混混,让他们奸污薇茗

”男人眼里渐渐涌现暴躁,没给简童解释的机会,大手“刺啦”一声,撕碎了简童身上的衣服

“啊~!”伴随着尖叫,简童被毫不留情的推出了车外,狼狈的摔倒在雨水中,耳畔男人清冷的声音,在雨水声中特别的显声:“简童,简大小姐,你怎么对薇茗,我就怎么对你

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?”唰!简童猛然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向车门内,那男人坐在车子里,居高临下看了她一眼,拿出帕子,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:“简大小姐,我现在很累,你请回

”“沈修瑾!你听我说!我真的……”“要我听简大小姐说话,也不是不可以

”男人淡漠抬起眼皮,扫了简童一眼:“简大小姐要是愿意跪在我沈家庄园前一个晚上,或许我心情好了,愿意给简大小姐十分钟的时间

”车门豁然关上,一条帕子从车里丢了出来,飘飘然落在简童面前,被雨水沾湿

简童低头,捡起雨水中的帕子,死死的捏在掌心

车,驶进了沈家庄园,而沈家庄园的铁艺大门,在她的面前,毫不留情的关上

雨水中,简童面色苍白,她站了好一会儿,豁然抬头,走到沈家庄园的大门外,紧紧抿着唇瓣“啪”一声,膝盖就砸在地上

她跪!不是因为赎罪!只因为夏薇茗是她简童的朋友!朋友去世,她该跪拜

不是因为所有人认为的她害死夏薇茗!她跪!也跪求这个男人肯给她十分钟,听她说!身上的衣服被撕坏,破烂不堪,勉强可以遮住重点部位

她双手捂着身体,腰身却挺的直直的,她骄傲,她即使跪着也傲骨不屈!她的自尊她的尊严她是上海滩的简童!她倔强的跪下,只为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

她没做过,没做过的事情她不认!可,真的会有这个机会吗?真的,能够解释清楚吗?又,真的,有人相信她的话吗?雨,越下越大,至始至终,没有停过

……一夜过去倾盆大雨中,简童依旧跪在沈家庄园外

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裙,她在雨中已经跪了一整夜

清晨终于来临,死寂一夜的庄园终于有了人气

银发矍铄的老管家撑着一把老式黑伞,从庄园的院子走过来

封尘一夜的铁门“吱嘎吱嘎”向着两旁打开一条豁口,简童终于有了动静,抬起耷拉着的脑袋,冲站在铁门中间的老管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

“简小姐,沈先生让你离开这里

”老管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即使下雨天也不见一丝乱发,严谨的就像是沈家庄园的一草一木,都有专人修剪

老管家给简童丢下一件衣服

简童伸出泡了一夜雨水的手,哆哆嗦嗦的穿上

张了张苍白没有血色的唇瓣,声音沙哑又坚定:“我要见他

”老管家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一字不落的传递了庄园主人的原话:“沈先生说,简小姐的存在,污染了庄园的环境,让简小姐你不要碍了他的眼

”从出事到现在,简童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懦弱,此刻她装出来的坚强,再难以保持,肩膀颤动,泄露了她受伤的心

简童闭上了眼睛,满脸的雨水,让人分不清眼角的湿濡是雨水还是泪水

老管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

简童再次睁开眼,仰起头对老管家说道:“夏管家,不管您心里怎么想,我没有买通那几个小混混毁掉夏薇茗的清白

无论如何,您的恨意,我无法毫无怨言的承受

”简童虽然疲惫却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,咬字清晰……这是一个虽然愿意暂时低头,却满身傲骨的女人

老管家终于有了“漠视”以外的反应,一对灰眉拧了起来,看向简童的目光中满满的厌恶,“薇茗是我的女儿,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懂事,她从没有踏足过酒吧夜场这样混乱肮脏的场所,而她却在那样三教九流混混出没的地方,被一群混混侮辱致死

简小姐,我们查过她的通讯,事发之前,她给你打过一通电话,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息,短信息的内容是:我已经到了‘夜色’,小童你人呢

”老管家盯着简童的目光,恨毒了她:“简小姐,你害死的不是猫猫狗狗,是活生生的人!人都已经死了,你还在狡辩!谁都知道简小姐痴缠沈先生,而沈先生心中只有我的女儿薇茗,对你万般痴缠厌恶至极,你分明是嫉妒薇茗,又对沈先生求而不得,才想要毁了薇茗的清白

简小姐的恶毒,让人不敢恭维!”简童无言以对,夏薇茗是夏管家的女儿,是沈修瑾的挚爱,而她简童,是单恋沈修瑾的女配

现在好了,夏薇茗死了,她简童不仅是女配,还是恶毒女配

“简小姐请你离开

”老管家说道,“对了,沈先生让我转达简小姐一句话

”简童豁然看向老管家

“沈先生说,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?”简童跪在地上的身体,支撑不住的摇晃起来,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

老管家转过身,干瘪起褶子的嘴角,冷冷勾出一个刻板的弧度,让那张古板的脸孔看起了冷漠又残忍

薇茗被简童害死了,他不痛快,他恨简童的恶毒

简童撑着冷到骨子里的身体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刚站起来,腿脚发麻的一屁股摔坐在冷硬的柏油地上,自嘲的一笑……死的那个人怎么不是你?确实像那个男人会说的话

简童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:“薇茗啊薇茗,你这一死,我成了千夫所指

”沈家庄园二楼,男人身躯修长,宽肩窄臀,黑色睡袍随意的罩在身上,赤着脚,性感高大的身躯静立在落地窗前

冷漠的注视着庄园外,雨中那道背影

“沈先生,您交代的话,已经一字不落的传达给简小姐了

”老管家驱散走了简童,悄然站在了主卧的门口

沈修瑾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,听到老管家的话,才淡漠的收回落在简童身上的视线,一双薄唇冷漠的下达一串命令:“通知简家人,想要简童就没有简家,想要简家,从此以后简家没有简童这个人

”“是

”“第二,通知S大,S大没有简童的档案

通知一高,简童因在校时期滥交打架,被开除

她的最高学历,初中

”“是

”“最后一点,”沈修瑾凉薄的说道:“送她进监狱

”老管家听了猛然抬头,一阵愕然:“沈先生?”“杀人偿命,收买他人,蓄意谋害人命

让她进监狱,吃三年牢饭

怎么?夏管家认为我做的不对?”三年这个时限是沈修瑾给简童订下的,现有证据并不足,但沈修瑾愤怒地认定

“不,沈先生做的很对

……谢谢沈先生,呜呜呜,”老管家泪泪纵横,竟然哭了起来:“要不是先生,简童对薇茗犯下的过错,根本就得不到惩罚

简童身为简家人,我根本就拿简童没办法

谢谢先生,谢谢先生

呜呜呜~”沈修瑾转过身,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楼下泊油路上那道背影消失在转角,眼底一片阴霾,修长指骨捏紧酒杯,仰头,猩红的酒液一滴不落,吞噬腹中

“夏管家,我出手教训简童,不是因为薇茗是你的女儿,而是薇茗是我看中的女人

”沈修瑾缓缓说道

……简童拖着一身疲惫,回到了简家

再也没能跨进简家的大门,为简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带来了沈修瑾的原话,简童就被委婉的“请”出了简家

从始至终她甚至没有见到生父生母的影子

就这么畏惧沈修瑾吗?简童扯了扯嘴角……收回了视线,那道铁艺大门,划清了她和简家的关系,划清了过往属于她的一切

简童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感觉,一转身,就有两名穿警服的男人拦住了她:“简小姐,鉴于你花钱买通教唆他人毁坏夏薇茗小姐清白,导致夏薇茗小姐意外死亡,现在请你跟我们走

”在被送进监狱前,简童见到了沈修瑾,那个男人,伟岸身姿就站在窗户边

简童摇着头坚定地说道:“我没有害过薇茗

”沈修瑾硕长的身躯不紧不慢地走到简童身前

简童告诉自己不要怕,她是无辜的,她没犯罪

精致的小脸无所畏惧的扬起,力持保持镇定,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……这一切都被一双犀利的眼睛捕捉到

········第二章 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········沈修瑾眼底划过一丝诧异……事到如今还要努力维持她尊严吗?也是,她是简童嘛,这个女人向来张扬肆意一身傲气,连告白被他拒绝都不损丝毫

沈修瑾迅雷不掩耳,捉住她精巧的下巴

“唔~疼!”捏住下巴的那只手,像是铁钳,加注在简童下巴上的力道,似乎是要捏碎她的下巴,简童痛的眼泪溢出

对方却一点都不怜惜,越来越用力的掐住她的下巴:“谁能够想到这张漂亮的脸孔下藏着的恶毒心肠?”“我真的没有害过薇茗!”简童咬着嘴唇,疼的脸色发白:“你不可以就这么把我送进监狱,没有证据

”“不,我可以

”沈修瑾冷笑着,一字一句残忍的说道:“那么,简童简小姐,今后就请你在这里面愉快的享受监狱生活

”沈修瑾松开她的下巴,转身挥挥手:走的十分洒脱

他在报复她

简童脸色煞白,一个字都说不出

女子监狱并不如表面的太平

她到监狱的第一夜,睡梦中被人拽起

“你们,要干什么?”简童防备的看着面前将她围了一圈,不怀好意的狱友,“你们别乱来,否则我就喊狱警

”四周的女囚犯听了她的话,非但没有害怕,一个个相视一下,“哈哈哈”的大笑起来

其中一个领头的大姐大,指着简童的脸:“你说什么?叫狱警?哈哈哈……我没听错吧?你要叫狱警?”话说着,一巴掌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重重甩向简童,“喊呐!你不是要喊狱警的吗?”简童被这一巴掌甩的站不稳脚跟,耳朵“嗡嗡”作响

简童一只手扶着墙面,堪堪站稳之后,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出手

“啪!”这一巴掌落下,牢房中片刻的安静,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女人有胆量反手反击

这个壮硕的女人被简童这一巴掌打的发狂,红着眼暗吼:“草~你个臭娘们儿,姐妹儿们,给我打!打残打废都没关系,反正沈先生吩咐了,不用客气,好好招呼这臭娘们儿,只要不玩儿死她就行!”简童震惊,一股尖锐的疼痛,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!……沈修瑾!沈修瑾!!沈先生吩咐了……沈修瑾!!!简童双手双脚都在颤抖,心脏冻结成冰!难怪,这么大的动静,没有狱警来

难怪,围堵着她的这些彪悍魁梧的女囚犯们有恃无恐!抬头看向那几个女囚犯,她站起身,拔腿就往狱门的方向跑,她勒紧了狱门上的铁窗户栅栏,大声的求救:“来人啊!打人了!救命!快来人啊!”明知道不会有狱警来,她却只能做着完全无用的求救!她在赌,赌沈修瑾并没有让这些女囚犯“好好关照”她,即使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……她也还存有幻想——沈修瑾对她简童没有下狠手,依旧留有余地

“啊……!”头发被人用力的拽下,她被扯的一个趔趄,狗吃屎的摔在地上

简童从没有这么狼狈过!下一秒,简童被人拽着头发拉起来,又打又踹,狼狈的在地上呻吟:“唔~”简童没有盼来“沈修瑾的留有余地”

她不喊了,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加,耳边只有一声声欢快的笑声

她求救不是害怕被打害怕疼痛,只是因为还相信心里那一点点期盼和幻想

那些人打累了,径自爬上床去睡了

简童痛的摊在地上,眼泪,顺着眼角,糊了一脸

她从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,从没有这么狼狈不堪过

她不过就是爱上了沈修瑾这个不该爱的男人!为什么夏薇茗一出事,她就必须承受来自沈修瑾的怒火和恨意?夏薇茗出事后,简童向周围所有人解释过,“我没有害过薇茗

”任她费尽力气解释,无人愿意相信

她拼命的解释:不是她约薇茗去“夜色”,是薇茗好奇“酒吧”是什么样子,约她去“夜色”

在别人的眼中,她简童简家大小姐张扬而肆意,夏薇茗单纯乖巧又胆小,怎么会主动要求去酒吧这样三教九流的声色场所

她说路上车子坏了,所以才晚到了“夜色”

但没人信,都说她在狡辩,她是故意让夏薇茗一个人在“夜色”,方便那群被她花钱买通的小混混羞辱夏薇茗,毁掉夏薇茗的清白

可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

夏薇茗经常和她说:“简童姐,我对瑾哥哥没有那种感觉

”夏薇茗如果是沈修瑾的女朋友,她简童绕开沈修瑾走!但薇茗并不喜欢沈修瑾不是吗?所有人的眼中,她简童是恶毒的女配,坏事做尽

大概知道出大事了,几个混混跑的不见踪影,谁知道他们跑到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?中国那么大,廖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一躲十几二十年的杀人犯也不是没有

简童比谁都希望赶紧抓到这群混混

她任由眼泪流下,事发之后,一直到进了监狱的那一刻,简童都坚信:她是无辜的她没有犯罪

但是现在,她懂了,只要沈修瑾认为她有罪,她就罪有应得死有余辜

而今天的这一切——都是沈先生的意思

简童不知道,这今后的牢狱生活中,还有无数个“沈先生的意思”在等着她

没了简家,没了档案,没了学历,坐过牢……沈修瑾抹杀了所有的简童活过的证明!如今的简童,只是一串数字“926”的罪犯!简童想通了一切,抱着膝盖,将自己蜷缩的更紧

……沈修瑾,彻底的抹杀了她存在的痕迹!清晨“喂,醒了

去洗马桶……”一个女囚粗鲁的推了简童一把,却吓得尖叫起来:“啊!死人了!”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冲过来,手指放在简童鼻子下面,半晌才察觉到一股微弱的呼吸:“别吵!人还活着!快叫狱警!”简童命大,抢救回来

这未必是好事,漫无止境的羞辱,暗无天日的折磨,会把人逼疯,会……彻底改变一个人

········第三章 出狱········三年后S市女子监狱的大门打开,不多时,里面慢吞吞走出一个女人

女人瘦的离谱,身上是她三年前被送进女子监狱时候穿的白裙子

现在穿在身上,就跟套了一个大麻袋一样

她走的很慢,一步一步朝着百多米处的站台走过去

她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,塑料袋里是三十一块五毛钱,还有一张身份证

炎热的夏季,走在砂石路上,路面肉眼可见的,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

今天的温度至少三十三四度,女人走在大太阳底下,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

苍白的肌肤上有着青青紫紫的伤痕,就连脸上,靠近发际线的地方,额角处,一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,盘横在那里,十分碍眼

巴士来了,女人上了车,小心翼翼从黑色塑料袋总掏出一枚硬币,投入巴士投币箱中

巴士上没什么人,司机看了她一眼,就收回了厌恶的视线……在这里上车的,都是监狱里的囚犯,犯过罪,能是什么好人?女人仿佛没有看到司机的眼神,往车后座走去,她走到最后面,挑了车尾的角落坐下,尽量不想惹人注目

车子在开,一路上,她看着窗外……三年,变化真大

嘴角轻扯出一道弧度……是啊,三年,变化真大,何止是监狱外面的世界?还有她

巴士开到繁华的地段,她突然一震……出狱了,她要回到哪里去?恍然之间,她发现一个迫在眉睫的事实——她没有地方去

把黑色塑料袋打开,里面剩下的三十块五毛钱,她仔仔细细的数了三遍……今后,怎么办?路边不远处,商家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

“司机,我要下车,麻烦你开开车门

”三年的牢狱生活,磨掉了她身上的傲气,说话对人,总是底气不足

司机满嘴的抱怨,开了车门,她道了谢,下了车

走到了那块招聘信息的大版图前,看了半会儿,视线落在了“清洁工”三个字上,又落在“包住包一餐”的字样上

她没有家没有档案没有学历,坐过牢……恐怕就是清洁工,也不会有人要吧

但是……捏了捏手里仅剩的三十块五毛钱,女人咬牙发狠,走进了这家名叫“东皇国际娱乐会所”的夜总会,一进去,简童就打了一个哆嗦,中央空调的冷气让她全身都冻的发抖

……“名字

”那人不耐烦地开口

“简童

”粗噶的声音慢吞吞响起,把拿笔记录她信息的艳丽女人吓了一哆嗦,手中的中性笔差点儿掉桌上,不满问她:“你声音怎么这么难听?”经历了三年地狱生涯的牢狱生活,简童习惯了温吞,即便别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直言了断地批评她的声音难听,她还是温吞地像是没有脾气的人一样,慢吞吞地说了一句:“被烟熏的

”长相艳丽的女人微微吃惊,探究的眼神落在简童脸上,“火灾?”“嗯,火灾

”说完淡淡垂下眼睑

……只不过是有人故意纵火的火灾

艳丽女人见她不愿多说,性子无趣,也不再上心,只蹙着眉啧啧嘴:“不行啊,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,来的也不是一般的客人

”又上下扫了简童一眼,不加掩饰厌恶,显然十分看不上穿着麻袋一样的简童,身上的白裙子也不知道穿了多久了,白色都发黄了

东皇国际就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地方,这里就算是个普通的服务生也必须长相标致,身材火辣

简童这样的,怎么就敢来应聘

艳丽的女人站起,挥了挥手,十分了当地否定了简童:“不行,你这样的不行,就算是服务生也不行

”转身就要离开

“我应聘的是清洁工

”粗噶的声音闷闷地在这间小办公室响起来,成功地阻止了女人的脚步

女人脚下一顿,转身,挑着眉,探究地又把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,狐疑起来:“没见过20多岁的肯屈就吃苦当个清洁工的

”她们这里的保洁阿姨最小的也四十好几岁了

这个女孩额头上破了相,瘦的跟竹竿一样,但也至多才20岁

她们这里20岁的多了去了——都是女模和公主!当然,还有服务生

就没听说20多岁的清洁工

以为这个不起眼的女孩儿会急着诉苦,跟她说世道艰难,生活不易,如果她真的和自己说这样一堆屁话的话,自己立刻就会把她赶出去了

世道艰难,呵呵,东皇里头这样的故事多到出版成故事会,能把一座图书馆装满

谁会管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活得怎么样?没料到粗噶得有些过分的声音不疾不徐地说道:“能出来卖的话,我也愿意张开腿说欢迎光临

来之前,我看过我自己,没有卖身的资本,那就卖劳力

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

”……她只是一串数字“926”的罪犯而已,进了那个地方,再出来,还要尊严干什么?简童眼底一抹自嘲的笑

艳丽女人微讶,再次上上下下地把简童打量了一通,重新走回办公桌后拿起笔准备填表:“简童?简单的简,童话的童?”“对

”“不该吧,”那女人上下打量简童,“会给子女取这个名字,你的父母应该很爱你

”简童那双眼睛,木讷的只剩下一潭死水……很爱吗?嗯,很爱

如果她没有心肠恶毒的害死夏薇茗的话,没有给简家招来灭顶之灾的话

嗯,大约,很爱吧

“我没有家人

”简童平静的说着

艳丽女人拧着眉心看着简童一眼,也不再多问,站起来说:“行了,你把身份证复印一下

”从椅子上站起来,踩着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走到门口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对简童做出警告:“简童,你知道我为什么破例收下你吗?”女人就没指望简童回答,径自接着说:“简童你有一句话说的好

能卖的话肯定卖,卖不了,就认命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

多少人是你双倍的岁数了,还不明白这个道理,钻牛角尖,拼命钻营,自以为与天争锋,其实就是眼高手低,其实就是从来都看不清自己到底算是哪根葱

你肯正视自己,明白你自己能做什么

一个明白自己能做什么的人,我相信,她也明白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做的

”说到这里,艳丽女人眯了眯眼:“简童,东皇不是一般的娱乐会所

”简童依旧不缓不慢:“知道了,我声音难听

不会随意开口的

”不会随意开口,就不会乱说话

艳丽女人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,平时她是不会提点新人的,敢到东皇混的就要做好心理准备

没想到今天会为一个清洁女工破例

虽说她在东皇地位不低,可是这迷离的大都市中,权贵富豪,又有哪一个是她能够得罪的起的

……进了东皇,就该学会“规矩”

该说的不该说的,该做的不该做的

“那经理……”简童有点难以启齿:“我没有住的地方

”艳丽女人说道:“以后叫我梦姐,”然后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:“小江,你来一下,我这里刚招进一个清洁工,你带她去员工宿舍

”说完挂了电话,丢给简童一句:“明天来上班

”就把简童一个人扔在了这里

简童看着手中的入职报告,心里松了一口气……今晚,不用睡大街了

········第四章 撞见偷情········简童在东皇已经干了三个月了

夜晚来临的时候,这个繁华的过了分的都市,灯红酒绿弥红灯闪耀了人心

简童刚刚清理干净一个喝醉酒的小姐的呕吐物,动作虽然迟缓,手脚却还利落

又重新点了香,放在角落里

手中的拖把掠过一间间独立的卫生隔间,来到最后一个个隔间里,这里,是放清洁工具的地方也是她工作空余时暂休的地方

一切看起来井井有序,有条不紊

抓她来的服务生早就跑了没影了,简童也不在意,收拾妥当了拖把水桶,她就坐在了隔间里发起呆来

简童,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

简童,你已经什么都不是了,引以为傲的家世没了,动人的美貌没了,出色的学历没了,你现在只是一个罪犯!简童,安安分分听话做事,不要反抗我们,沈先生可是交代我们的,一定要好好‘招待’你

简童,你一个坐牢的罪犯要两个肾干嘛?拿出一个还能够救人,正好为你害死无辜的人赎罪

简童……放弃吧,不要挣扎了……那一道道声音如同魔咒,那一张张脸孔扭曲骇人,丑陋至极,任凭简童如何驱赶,就是挥之不去

“简童,出来,六层vip包厢606

”隔间门豁然被人从外面拉开,蹙着眉催促简童快一点:“赶紧的,磨磨蹭蹭,场子里顶级的女模还没你架子大

”简童这人平时沉默寡言,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,就算故意欺负她,她也从来不回嘴不反驳,这是场子里都知道的公开秘密了,谁要是心情不好,都能找简童“缓解”一下坏心情

“包厢里是包厢公主负责的

”简童只是实话实说,但这话听在服务生耳朵里,简直就是“反了天了”,立刻冷了脸,抱着胸:“客人吐了,你让露娜姐去做那样恶心的事?”露娜姐不能做恶心的事,简童却能

服务员根本不在乎这话会不会伤了简童

果然简童没有反驳,“哦”了一声,呆头呆脑的模样,让旁边的服务员心里更加看不起她

简童垂下眼皮,跟在那个服务生身后,进了电梯

猛地被人推出了电梯,简童不解,那服务员十分厌弃地扫了简童一眼,“干什么?你走安全楼梯上去,也不高,才6层,正好嘛,”那服务生鄙夷地瞄了一眼简童:“减减肥

”其实简童不胖,非但不胖,还瘦的离谱

但是她每天上班,身上都裹了厚厚一层的衣服

让她看起来粗笨笨重

分明就是故意刁难简童,搁在谁身上,都得吵起来,但是这个人是简童,服务生十分肯定,这架,吵不起来

果然就见简童乖乖去爬楼梯了

电梯门合起来的时候,服务生不屑地撇撇嘴

真是没用

昏暗的楼梯间,安静的只剩下简童的脚步声

这里是安全通道,是逃生楼梯,一般是不走这里的,都是坐直达电梯上下楼

光线昏黄暧昧,这里除了必要时逃生用,还有另一个用处——偷情

简童步伐缓慢,一步一步往楼上爬,爬到五层半的时候,她有些吃力

就停在半层阶梯上歇息一会儿,耳朵边上就传来一声嘤咛声,似娇似喘……简童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抬头一看,转角处,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压在楼梯上亲吻,动作煽情又暧昧

从她的角度,看到女人的背影,还有那个男人半张侧脸

暗道一声倒霉,真的遇上了偷情的

刚想退下,那男人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,正邪魅的盯着她看

简童心如擂鼓,眨巴眨巴眼睛盯着那个男人,那个男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,更加恶劣的撑着不知名女人的后脑勺,动作几近暧昧旖旎的吻着女人,半边侧脸上漆黑的眼比星辰还要闪亮,正戏谑的落在自己身上

简童心中一抖,垂下头,抬起脚转身就要下楼

“站住

”简童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,头皮一阵发麻……她不想惹事,但这些权钱世界的人会做出什么来,她说不准

想了想,她转过身,恭敬的弯下腰身:“先生您好

打扰到您的雅兴

实在是对不起

”简童说着,手指指向通往六层楼的安全门,道:“我是被喊去606包厢打扫卫生的清洁工

一切纯属巧合,打扰到先生的雅兴,还请先生原谅

”那男人却好似听到什么新奇的事情,并没有为她粗噶的声音吓一跳:“你是清洁工?这么年轻?”一双邪魅的双眼,上上下下打量起简童来:“你要去606包房?”简童刚想说“是”,对方就朝她招手:“来吧,我带你去

”啊?……简童莫名看着那个男人

犹豫了一下,抬脚跟了上去

和那男人一起的女人,简童认识,是新来的女模,艺名叫做蓁蓁

蓁蓁见那个男人走进了安全门,也跟了上去

那男人忽然停下,转身冲着蓁蓁说道:“我说带她去,没说带你去

你不用跟着了

”蓁蓁娇嗔的向那男人撒娇:“萧少,您一点都不疼人家了……”正说着,“唰”的一张支票出现在她面前,那个被叫做“萧少”的男人笑眯眯说道:“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蓁蓁眼睛一亮,连那浓重的鼻音都没了,拿了支票乐呵呵的道谢

简童看得分明,那个萧少看着是笑着递给蓁蓁支票,那双眼里的笑意,分明就是讥讽的嘲笑

似乎是察觉到简童的视线,萧少忽地挑起眼皮,一双眼无比邪魅的落在她身上:“怎么?爱上我了?”“啊?”萧少浑身上下迸发着肌肉的力道,不知何时,已经逼近简童,简童本身就不高,萧少一靠近她,就把她衬的更矮了

萧少眯着邪魅的眼,垂眼就看到只到他胸口的那颗黑色的脑袋,突然弓腰,贴着她的耳边:“真的爱上我了?是爱上我的人,还是爱上我的钱?”简童只觉得一股热气呼在她的耳朵上,“唰”的一下,耳根子红的透顶!本能的,她飞快往后退一步,却忘记她的腿脚受过伤,退的太快太急,脚下一个趔趄,重心不稳,她已经做好了摔一跤的准备

腰间一只大手,突兀的出现,及时的抱住了她

········第五章 惹祸上身········简童心有余悸,还没来得及庆幸,却突然意识到,她正被一个陌生男人亲密的搂抱着腰身

“啊啊啊……”简童惊慌失措,长这么大,除了哥哥,她还没有被哪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抱住过……包括……他

萧珩脸色一黑,伸出另一只手,赶紧捂住简童的嘴巴:“闭嘴!叫个屁!你这女人真奇葩!正常人要摔倒都会本能的吓到叫出来,你倒好

摔倒的时候不叫,现在叫个屁的叫!”“你你你……你先松手

”萧珩看她结结巴巴可疑的模样,脑子里灵光一闪:“喂,你不会是因为我搂了你的腰才叫的吧?”萧珩看怀中女人脸色一瞬间不大正常,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:“……看来还真是这样

”眼珠一转,萧珩古怪的笑了:“喂,女人,你不会是没有被男人这么抱过吧?”萧珩觉得这女人的反应十分有趣,看着怀中女人发红的耳根,心思一动,恶作剧的,搂抱在简童腰上的手,故意紧了紧

唰!萧珩看着这女人满面通红,像是发现新大陆……这年头居然还有会被搂个腰就脸红耳赤的女人!太新奇了!太有趣了!就像是发现新大陆,萧珩激动兴奋不已

搂抱简童的手掌,故意掐了掐掌心下的腰,这一掐,掐到一手的布料

心中觉得古怪,萧珩才不讲什么君子风度,手指伸到简童衣服下摆,手掌飞快伸进衣服里,这一摸,心中震颤

“你干嘛!”简童挣扎的推开萧珩

而萧珩,一脸愕然的看着简童:“你的腰……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,刚才那一摸,摸到的是正常女人的腰身吗?萧珩向来自封大众情人,他交往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一百,这其中不乏国际名模,明星艺人,可刚才那腰身,比他交往过的女人中,最细的腰身还要瘦,瘦的他一只手能够圈住大半个腰身!“你……”他几次开口,想要说“原来大热天你穿这么多衣服是因为这样子啊”,可看着面前这陌生女人明明剧痛,却装作不在乎的眼神,看着这双想要控诉却又卑微的眼神,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

很多年后,萧珩都无法忘记简童这时候的眼神,他现在还无法理解,怎么一个人的眼神可以既张扬又卑微,将两种完全相反的情绪杂糅在一起

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,才能让一个人身上,矛盾的拥有者两种截然不同的品质?简童一把推开萧珩,拔腿就跑

她根本就跑不快,没两步就摔一跤

她根本不管,撑起身子,扶着墙面,尽可能快的离萧珩远一点

她的思绪很乱……就像是最不堪的事情,被人发觉了一样

出狱了,她想要平平静静的生活,有一口饱饭吃,有一个地方睡,自给自足,存点钱,去洱海,用这双眼睛看监狱里永远看不到的澄澈和湛蓝

她,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浪了

萧珩想要去帮她,但他只要走快一些,那女人就像是身后有鬼在追,扶着墙面,半拖着身子,狼狈极了

萧珩只好无奈的放慢了脚步

606包厢简童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

她一进去,就察觉到包房里异常诡异的气氛

昏暗的灯光下,几个客人坐在沙发上,旁边挨着几个女模

惟独一个清纯模样的女孩子,站在包厢水晶桌前

这个女孩子她认识,是新来的服务生,叫做秦沐沐,和她一个宿舍

是S大的学生

“简童姐……”秦沐沐突然带着哭音的喊了她一声,简童吓了一跳,全身一瞬间紧绷

包厢里七八双眼睛“唰啦”一下,全部落在她的身上,简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是楼下叫来打扫的清洁工

”她一说话,就暴露了她粗噶的嗓音

包厢里的几个人,各自不满的拧起眉头

简童在东皇干了三个月了,知道少说多做

她只是一个清洁工,纵使有人对她的嗓音不满,也不会有人真的针对她

但是秦沐沐这个事情,显然她不了解情况,乱管闲事就不一定没事了

一路上,她垂着脑袋,绕开秦沐沐,向包厢的盥洗间走去,VIP房附带盥洗室,盥洗室里打扫的工具齐全,放在专门的柜子里,并不会影响到盥洗室的美观

简童一手拿着拖把,一手拎着水桶出来

她只管垂着脑袋,闷头打扫,秦沐沐时不时朝她投射过来的求救目光,都被她忽视了

三年的牢狱生活教会了她,不要瞎逞能,要记住自己是哪根葱

否则别人动动手指,就能让她生不如死

她不是秦沐沐,虽然家里贫穷,但还有父母,还是S大的学生

她简童,如今只是一个坐过牢的劳改犯!什么都不是,经不起风霜雪雨

经不起任何一点点的风吹草动

更没有本事帮到别人

“唱了这首歌,你就可以走

”有个男人对着秦沐沐说道

简童悄悄的抬起头,看着秦沐沐咬着嘴唇,仿佛受到天大的羞辱,“我不……”简童的拖把一下子没拿稳,拖把在秦沐沐的鞋子上拖过去,秦沐沐吓了一跳,也忘记了刚才要说的话,看向简童

简童抬起头道歉:“对不起,拖到你的鞋子了

”这个看似无心的小插曲,却引来包厢里几个男人的侧目

简童耳朵边就听到秦沐沐愤恨的说道:“我不是女模,也不是包厢公主,我不唱,我就是个端茶送水的服务生!”简童此刻后悔的想要拍死自己……有些人可以帮,有些人帮不了

秦沐沐怎么选择简童不知道,但是如果是简童,她不会因为一首歌,彻底得罪这些公子哥,在东皇VIP包房的,身份都不低,又怎么会容许一个小小的服务生忤逆他们呢?秦沐沐不给这些公子哥的面子,那这些公子哥又怎么会轻易放过秦沐沐呢?这些公子哥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?看秦沐沐单纯漂亮,让她唱一首歌,就是给她台阶下,秦沐沐如果听话的唱完歌走人,这些公子哥也不会再为难她

看来她算是白帮了秦沐沐一回,还引来了包厢里客人们的侧目

简童心道:赶紧打扫好,赶紧走

这个地方多呆一刻,谁也不知道这之后的变数

刚才帮了秦沐沐,要是因此得罪了包厢里的客人们,就把自己也搭上去了

还是赶紧离开这间包厢比较好

“哟?挺清高的嘛?”这一次,换了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,“不肯唱歌?行啊,把桌上这瓶酒喝下去,你也可以走

”“我不喝!我又不是陪酒的小姐!”“呵呵呵,不喝?”玩世不恭的声音笑了笑:“这恐怕就不是你说不就不的了

来东皇上班,别说是服务生,就是清洁工阿姨,只要客人要求了,也要乖乖配合不是?”简童听到这玩世不恭的声音提起“清洁工阿姨”这个词,心里无来由一阵不好的预感

下一秒,预感灵验了

“喂,那边的,对,就是说你

清洁工阿姨,你说是不是?”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 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